www.xjdc11.com|世代守墓人----匈奴后羿呼延家族

2020-01-11 10:26:37编辑:admin

www.xjdc11.com|世代守墓人----匈奴后羿呼延家族

www.xjdc11.com,从史料上可知,由于战乱、商贸等原因,历史上曾有大量的外地古老民族移居西安,但经过千百年的融合,这些古老民族后裔如今多数已经不知道自己远祖的身份,人们也分不清这些后裔的祖先来自何方。然而雁塔区曲江街道三兆村呼延启民等人坚信自己是古代北方匈奴后裔。果真如此吗?

现在在三兆村这个5000人的大村里,呼延姓氏者近千人,多居住在村西门里。

从三兆村西门往南三四里,就是汉宣帝刘询的杜陵。汉宣帝杜陵东北约400米处有一占地约7亩的高岗。

(上图为汉宣帝陵墓)俗称杜陵

当地人习惯称那个高岗为呼家坟。从小老人们告诉孩子,他们呼延姓氏祖坟在那里。以前此处地形呈不高的穹窿状,因此当地人又称其为“鳖盖”,“文革”期间平整土地时削平,几年前成了果园。我曾多次到过杜陵参观,此处周围有坎,地势略高,上面基本是平的,载有葡萄树。在其西侧的路边,立有“杜陵陵庙遗址”石碑。

有幸和朋友拜访过三兆村一位书法家呼延启民老先生,据他描述说,从小就听长辈说,三兆村呼延姓自古有“吃坟社”的习俗,每年清明和寒衣节,三兆村呼延姓氏、包括由三兆村分到外地的呼延姓氏,都要汇聚到“鳖盖”上祭祀祖先。

不过,坟社祭祖活动到解放前后就终止了。在呼延启民的记忆中,他没有见过“吃坟社”活动,也只是听说。

在翻阅大量资料后得知,过去呼延姓氏有30亩公田,从明朝开始就不上交皇粮,不服兵役。呼延家族过去规定,寡妇不能将男孩带走,姑娘不能招女婿;谁没有后人,由坟社养老,直至送葬,此人房产归坟社。呼延家每年祭祖举行坟社活动时,人们一吆喝,大家都去了,但只能男人去,女的不能去。

早在汉朝的时候,呼延本是匈奴族的贵族姓,在匈奴叫呼衍,当时朝廷派王昭君出塞,和匈奴联姻,缓和了汉和匈奴的关系,他们呼衍姓中的贵族作为人质就迁徙到长安,居住在一个叫槁街的地方。汉宣帝死后,他们的祖先就被赐在汉宣帝坟墓周围居住,负责守护汉宣帝的坟墓。之后,这里形成了三兆村,他们也在这个村子稳固了下来。

三兆的灯笼有名,但更多人知道这里还是因为三兆殡仪馆。来三兆的路上,就听同路的村民抱怨:“许多年轻人只知道三兆有个殡仪馆,那殡仪馆才20多年的历史,三兆村可是‘千年古村’呢!”虽说是“千年古村”,可如今村上几乎看不到古建筑,最粗的古槐也只有两抱。许多三兆村老者都有一句口头禅:“不古咧”,一是说“古风不再”,二是说“回不到过去了”。什么样的“过去”让他们念念不忘呢?这说来可远了。

三兆村附近曾出土过一篇墓志,文中提到“唐乾符三年九月葬于京兆府万年县三兆村”,可见唐时此地已有三兆村。而据村中传言,三兆村早在汉代便已形成,当时住着杜陵的守墓人。据说,三兆村附近除杜陵外,还有墓葬群六十余座,如王皇后墓、陈道生墓、颜师古墓、呼延蒙墓。以这些墓主的身份判断,其守墓人应为数不小。许多三兆人认为,他们正是这些守墓人的后裔。

守墓人说虽无太多佐证,但三兆村的确历史悠久,这点从村名中可见一斑。“三兆”,若请教国学大师,这二字是一天一夜也讲不完的,总之它是易学中所指的三种兆相或三个兆域。历史上,老百姓曾对“三兆”的含义不甚明白,于是宋明时期出现了一种民间解释:“三兆”即“三赵”,就是三个姓赵的。此说称,宋金时有三户赵姓人家躲避战乱迁居于此,逐渐形成村落,其后代将村名“三赵”雅化为“三兆”。同治年间《西安府志》中,今三兆村作“三赵镇”,民国时期改为“三兆镇”。

三兆当时被称作“镇”,其实应该是“社”,清末民初时,三兆社驻此,辖内有三兆村、枣园村、大府井等十五个村落,只是三兆社规模较大,相当于一个镇了。三兆村至今仍有“镇”的痕迹,比如村上东西向的主街道长达一公里。

清朝至民国时期,三兆可谓商道“重镇”,秦岭山民前往西安东、南关多取道于此,东边鸣犊、酒铺的商贩也涉浐河而来,在三兆街道上形成一个以售卖药材、食盐、布匹及日用品为主的集市。远道而来的人也不忘带回些三兆的特产,比如春节的花灯、夏天的西瓜、祭奠用的烧纸。作为交通要道,民国时期的三兆村四面门楼旁客栈、饭铺一应俱全,甚至还有青楼妓馆,那些老鸨们半夜迎客的刺耳笑声直到解放后才消失。

为护陵大战刘镇华

清朝时,三兆村因颇具规模而被分成东、西、南、北四个小村,但四小村始终是一个整体,因为它们被同一堵村墙圈着。据说村墙建于明朝正德九年(公元1514年),作用是抵御战乱。当时村子东西南北各筑四座门楼,由村墙相连,墙外还挖了一道“护城河”。

民国时,刘镇华围攻西安城,城南各村落惨遭刘部劫掠,三兆村自发组织民团,依靠村墙自卫,刘部见状未敢侵犯。三兆虽得安保,但旁边的杜陵却危在旦夕,刘镇华想象着里面的宝贝,垂涎三尺,随后召集军官策划“盗宝”。消息传到了三兆,这些“守陵人”后代不慌不乱,立马组成一个“三兆神团”,联合附近各村民团一同护陵。

刘镇华也不是吃素的,看到城南村民自发护陵,恼羞成怒,派土匪出身的王老虎领队夜袭三兆。但王老虎的“奇袭”走漏了风声,在三兆村墙下遭到了民团的迎头痛击,士兵还未攀上墙就被打得落荒而逃。被三兆村民打败,这让刘镇华大为震惊,他立即在三兆东北的马腾空召集部队,亲自组织反扑。但这次行动又被民侦队员提前发现,三兆神团趁敌军转移至张家桑园途中,主动出击,与刘镇华所部展开激战。但狡猾的刘镇华留了一手,他兵分两路,另一支部队趁民团出击、村内空虚之际突然杀向村墙。三兆村民两线作战寡不敌众,战斗中民勇接连倒下,村民陈光让、阎光奇等多人壮烈牺牲。在村墙即将失守之际,一支奇兵杀来,冲乱了敌军阵脚。原来西安城守军及附近村庄得知三兆有难,火速组成援军前来,他们与三兆神团并肩作战,经过殊死搏斗,终将敌人打退。一场混战让刘镇华见识了三兆人的勇猛,他果断收兵并放弃了报复的念头,从此不敢再动杜陵的歪脑筋。

消失的古塔和老庙

三兆的村墙如今已看不到了,在现年80岁的三兆村人陈世昌记忆中,村墙很高,门楼更高。有多高呢?他说西门外不远还有一座近30米高的“青石塔”,但站在村子里看不到,因为被城门楼子挡住了。

陈世昌所说的青石塔曾是三兆村的地标,以往每到夏日,村民们就聚集在塔影下纳凉,十分惬意。陈世昌说,三兆村狭长如船形,这座塔如同船舵,保佑着村子平安。上世纪50年代,塔被拆掉建了学校,只剩下无数宽约40厘米、长约1米的石条散落田间。村民对其加以利用,比如推进电气化时,大家把它们搬回村中,立起来支撑木质电杆。

在村西的“无量庙”前发现了一块这样的石条,但残缺不全。这座村民口中的“无量庙”据说建于百年前,是青砖砌成的,但里面的佛像和壁画已换新了。陈世昌记得村上曾有多座类似的庙宇,其中规模最大的是太白庙,佛像最多的是地王庙(里面有十八罗汉),此外还有药王庙等,无量庙是只是村上较小的一座庙宇。那为何只有它保存至今呢?原来在土改时期,无量庙划分给了村上的几户人家,这几家人想到村东口的戏楼刚被拆掉,就把无量庙留了下来,打算以后当作戏楼子用。

几十年过去,戏楼子依然没建起来,但三兆人喜欢热闹的传统没有变,这点就体现在社火上。三兆社火远近闻名,去年1月31日还上了央视《新闻联播》。2月2日三兆社火队被请到了大明宫去表演,当天村上的年轻人差不多都去凑热闹了,走不动的老人也不闲着,他们自发在村子街道上拉着二胡,吼着秦腔,也引来不少人捧场。新年里,年轻人的欢声笑语时常打断陈世昌的回忆,既然回到过去已不可能,他打算如呼延振元般憧憬未来,将三兆人的精神代代传承下去。

亚洲必赢手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