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氏后人谈翁万戈:给上博是最后一次捐赠,对争议他笑骂由人

2019-12-08 09:33:23编辑:admin

上海博物馆近日举办的“莱西华宝翁家族旧藏画展”展出了翁同龢的后代翁王锷旧藏三幅画。下个月,波士顿艺术博物馆还将举办一个关于翁氏旧藏的特别展览。展览开幕之际,澎湃新闻采访了翁一军,翁一军是翁一军家族的后裔,翁一军是翁王锷的侄子。此前,翁一军是翁王锷向大陆捐赠藏品的参与者。

去年,在翁王锷诞辰100周年之际,他宣布将向上海博物馆捐赠两幅珍贵的画作,即明代沈周的《戴琳金文谢董黯涂山》轴和清代王袁琪的《杜甫诗图》轴。对此,翁怡君告诉澎湃新闻:“这次捐赠给上海博物馆的两幅画是最后一次捐赠。翁王锷现在已经超过101岁了。从他100岁生日的半年多到一年后,他的身体状况很差。他基本上不了解外面的世界,但他有点像诸葛亮。他后来知道了。他曾经说过,在我捐赠之后,任何说了什么的人都会得到它。我根本听不见。他的意思是,他不知道每个人都喜欢说什么,不管是表扬、批评还是责骂。”

2018年7月和12月,翁王锷将王辉的《万里长江》和他家收藏的183件古代书画文物捐赠给波士顿美术馆,引起文化界的广泛关注和争议。

翁万戈九十多岁的时候

澎湃新闻:翁王锷先生知道尚波举办翁氏藏画展览吗?他的态度是什么?

翁怡君:我现在必须告诉你真相。翁王锷现在已经超过101岁了。从他100岁生日的半年多到一年后,他的健康状况很差。他基本上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他不知道尚波会为他做一个展览。他甚至不知道。他甚至认不出自己的家庭。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这很自然,所以我感到非常抱歉。

上海博物馆“赖细华宝翁家族旧藏画展”开幕式

澎湃新闻:那么我可以谈谈你和翁氏家族的其他成员对这次展览的看法。

翁怡君:我非常赞成这次展览,非常感谢上海博物馆。尚波藏画非常丰富,翁王锷捐赠和出售的三幅作品被专门拿出来举办这样的展览,这表明尚波重视和重视这三幅画。这也是翁氏家族和尚波几十年友谊的体现。

宋亮·凯的《白线道君画像》(部分)

澎湃新闻:你刚才谈到翁王锷先生的现状,你对外面的世界不是很清楚。我还想问翁万戈先生是否对以前的公众舆论作出了任何反应。

翁一军:虽然他现在不清楚,但他有点像诸葛亮。他以前认识后者。王锷早在20年前就告诉我,他说,首先,我不是收藏家,我只是收藏家,这些东西将来必须捐赠,博物馆是书画应该归属的地方。他说,“在我捐赠之后,我会让每个说任何话的人。我根本听不见。他的意思是,他不知道每个人都喜欢说什么,不管你是赞美它、批评它还是责骂它。我做我该做的,你说的是他的态度。所以我说他非常聪明,他已经估计了这一切。

艺术史学者白沈倩和他的学生们在翁王锷家观看了《万里长江》。

澎湃新闻:我知道翁王锷先生的重要收藏属于最后三家博物馆,可能不全面。上海图书馆主要收藏翁同龢的藏书、翁同龢的日记手稿和翁同龢的文学作品。上海博物馆有三件重要的书画作品,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收藏了古代书画。他以前告诉过你他的收藏的布局和想法吗?

翁怡君:你问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许多关心翁·王锷收藏的人并不十分了解他。翁王锷曾在《古罗富源中国书画名作考证》的序言中写道:“博物馆是这些收藏品的最佳去处”。他觉得,首先,只有博物馆有物质条件来收集和保存它们,这比把它们留在家里要好。其次,博物馆里有研究。第三,博物馆可以向公众宣传和传播,这是收藏品的最终功能。因此,我认为万戈的想法是把收藏品变成公共物品。这是最终的目标,即使他已经实现了,我认为这是非常崇高的。

在翁王锷先生的书画捐赠仪式上,沈舟的《戴琳金文谢董黯涂山》在现场推出。姜文迪照片

澎湃新闻:我提到这三个收藏的确切位置了吗,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翁怡君:我认为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情况。让我补充一点,早在20世纪70年代,他就参观了美国的许多博物馆,他还向美国的几个博物馆捐款。让我举个例子。例如,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都有他的收藏。然而,在20世纪70年代,在中美建交并返回大陆后,他觉得中美之间的中西文化交流非常重要。他不得不承担这样的使命,将中国文化推向美国和西方。他的野心相当大,所以他计划在美国举办许多中国文化展览,例如竹雕展览,这些在过去很少在中国举办。他在美国展出了我们的竹雕。

清代王晖《万里长江》的一部分

澎湃新闻:今年是哪一年?应该说现在有更多的竹雕展览。

翁怡君:大约在1990年,很少有人关注竹雕。当时他担任中国美术促进会主席,所以他在美术促进会举办了竹雕展,将中国竹雕推向西方。他给裴的是一件竹雕,所以他总是把弘扬中西文化作为自己的任务。他组织的协会被称为中美社会进步协会,他成为了该协会的主席。

澎湃新闻:除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还有其他博物馆收藏翁氏的作品吗?

翁怡君:我知道这两个人,但其他人不太清楚,因为当时他在美国,我在大陆,我们还没有联系。改革开放后,他才回到大陆。他也比其他人更早地争取回到大陆。当时,中国和美国还没有建立外交关系。我们在联合国有一个联络处。他认识联络处的所有官员。那时,他经常要求回到中国。当时,联络处的负责人告诉他,别担心,时间不会到,到时候我们会主动告诉你。所以他是1980年第一批回到中国的人之一。他真的很想回来看看,当然,他回来之前已经在沟通了。

翁同龢的形象

澎湃新闻:他有没有表达他急着来中国的原因?

翁怡君:他当然一直在想这件事。他想尽早回来看望父母和兄弟。不幸的是,父母死于“文化大革命”。兄弟们呢?我父亲是他的兄弟。他们一直在一起。他非常想见他。这是最基本的原因。当然,其他原因无需提及。例如,他从事文化交流。因此,他想参观中国的这些博物馆,包括故宫和上海博物馆,它们已经很多年没来了。因此,那年他写了第一本关于紫禁城的英语书。他带了一个摄影师去拍照。

澎湃新闻:这本书是在美国出版的吗?

翁怡君:在美国。他没有想到他在美国制作的第一版会立即出售,这表明美国人非常想了解中国及其文化。

澎湃新闻: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你透露上海世博会的捐赠是他最后一次捐赠,从那以后就没有值得捐赠的作品了。

翁怡君:是的,他为什么给博客捐款?这也很合理。他太熟悉薄熙来了,所有跟随薄熙来的策展人都很好。他也非常熟悉书画部的山郭林、钟茵兰和凌丽忠。翁王锷在那之后来回中国。他经常来世博会观看画作,知道世博会收藏品中有什么,以及丢失了什么。他非常清楚。他知道尚波收藏了很多沈周的画,但是沈周没有绿色的风景。事实上,世界上不仅缺少沈周的绿色山水画,他还将沈周的《戴琳金文谢董黯涂山》捐赠给尚波。

明代沈周的谢安东山画

澎湃新闻:翁万戈向波士顿艺术博物馆捐赠183件艺术品引发了一些讨论。你怎么想呢?

翁怡君:我们反对用谣言去怀疑和攻击别人,这只能反映我们的低水平。有些人认为捐赠只能在国内进行,不能在国外进行,这太狭隘了。这些争论的原因是有些人不了解晚清历史和翁氏家族的藏族历史。翁王锷一生从事中西文化交流,希望让西方人知道中国文化是什么样的。此外,在他看来,书画收藏最终应该属于博物馆。为什么要给波士顿艺术博物馆?他想推广中国文化。波士顿艺术博物馆是一个好去处。因为波士顿是西部的一个文化中心,有世界上最多的移民。另一个特点是它靠近王锷家族。这是有利位置的优势,所以我捐了一些给它。还有一种情况大多数人都不清楚。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有许多法律要求。向中国捐赠文物必须通过一系列法律认证。它不是那么简单,它需要严格的检查。

澎湃新闻:翁万戈先生这些年向大陆捐赠了什么文物?你已经参与了之前所有的捐赠。你对此有何评论?

翁怡君:这里捐赠的故事太多了。

翁同龢纪念馆

1990年,翁同龢王锷将翁同龢的祖籍捐赠给了他的家乡常熟,常熟现已建成翁同龢纪念馆。

2000年,上海图书馆共捐赠翁氏80种图书542册。当时,第一选择是北京的国家图书馆,但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它落入了上海图书馆。2000年,所有媒体和报纸都详细报道了这一过程。让我简单描述一下这个过程。了解翁氏藏书并向国务院报告的是我国古籍专家,希望国家能用钱购买。范哥知道情况后说,没问题。我一定会把这些古籍还给中国。这些古籍中有些是从美国托运的,有些是他自己带到北京的。他随身携带的古书领带盒今天还在我们酒店。我妻子出差时拿出的盒子里有本书的宋版。

宋本《东坡先生诗注》中翁氏家族的旧藏现在上海图书馆。

明代袁绍吴斌游艺画的一部分

2010年,阿明画家吴斌向北京大学捐赠了《袁绍游艺图》。“袁绍”是北京大学,现在也叫“袁绍”。当这幅画在北京的中国千年纪念碑上展出时,北京大学图书馆的一位名叫沈先生在参观展览时看到了这幅画。他建议北京大学可以收集照片。这一信息后来被透露给王锷,他很久以前就真正想到了这件事。王锷知道北京大学被称为“勺园”,而“勺园”在北京大学。此外,北京大学有一个萨克勒考古和艺术博物馆,万戈去过北京大学很多次。让我非常感动的是,当万戈在2010年捐赠这幅画时,他在北京大学的老朋友侯仁之当时已经将近100岁了。他住在医院里,知道范戈要来了。他的女儿坐着轮椅带着面具从医院出来。这是翁一思,王锷的女儿,推着轮椅。我看见两个老人。两辆轮椅在北京大学图书馆相遇。侯仁之对这幅画也非常清楚。他的导师,著名历史学家叶弘先生,为燕京大学图书馆购买了勺园主人米·万中的《勺园修缮画》,该图书馆现位于北京大学图书馆。侯仁之院士还写了《颜元实华》、《吉米万中》袁绍修德图、《抄米万中》袁绍修德图》等。得知“勺园伊织图”今天抵达北京大学,他非常高兴。这是“勺园伊织图”的捐赠。

翁同龢从翁同龢家族的旧藏中复制了康有为的第一部《清帝书》,该旧藏现在上海图书馆。

2015年12月,《翁同龢日记》手稿和《翁同龢书目》手稿捐赠给上海图书馆。为什么这次捐赠会再次出现在上面的图片中?王锷告诉我的。他说翁氏文学的研究现在不应该过于分散。这不应该像撒芝麻盐。有两个,也有两个。在这种情况下,研究无法进行,所以我们简单地把它们都放在上海,所以它们都归入上海。

2016年,他将南宋画家梁凯的《道君形象》捐赠并出售给上海博物馆。

宋亮·凯的《白线道君画像》(部分)

王庆·袁琪的“杜甫诗歌意象”轴心

2018年,翁王锷向上海博物馆捐赠明代画家沈周的《戴琳·金文与谢安东山图》和清代画家王袁琪的《杜甫诗歌意象轴》。

澎湃新闻:关于翁万戈先生,你认识什么样的人?

翁怡君:我和翁王锷的接触有两段。第一段是他1948年第一次从美国回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那时我3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印象深刻。当外国人来到我家时,我的祖父母也很高兴。这个儿子已经十年没见我了。后来,中美建交后,他回来频繁旅行。我觉得万戈怎么样?他很聪明,在他所有的兄弟姐妹中很突出。虽然他是美国人,但他知道中国的规则,待人彬彬有礼。范戈也很有趣,但归根结底,他是一个爱国者,他对中国的爱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他把中国的利益视为许多事情中最大的利益,我引用最小的利益。例如,在20世纪80年代,当他第一次回到中国时,他住在北京饭店。第二天晚上,当服务员过来打扫卫生时,他走上前去教她如何叠被子和放枕头。这对夫妇只是希望我们尽快达到国际标准,他们不愿意看到中国落在后面。

翁旺戈和摄影师斯坦纳在博物馆(大约1950年)

翁万戈100岁时在波士顿。

翁氏家谱

Vango接受家人的财产时才两岁。为什么翁家的其他人不能继承?凡高做到了。这是翁家的继承关系。翁同龢没有孩子,他的二哥翁同珏收养了他的儿子翁增翰。翁增汉有两个儿子,一个是翁孙安,一个是翁孙淳。长子翁·孙安继承了家族收藏,但孙淳没有。孙安没有孩子,所以他把翁同龢的大哥翁之莲从翁同龢的大哥翁舒同收养到翁孙安。直隶没有儿子,所以他把我祖父的第三个儿子翁兴庆作为王锷(原名翁兴庆)收养到直隶。梵高也很有趣。他说当我两岁的时候,我不知不觉地成为了这些巨大财产的继承人。因此,他总是说他不是收藏家,而是收藏家。他一生都为家人而活。

内蒙古快3投注 澳门英皇 五分彩投注